1910年汉口租界规划图(杰拉德-科塞恩提供)1910年汉口租界规划图(杰拉德-科塞恩提供)

  邢文军,迈斯特(Christoph Meister)

  迈斯特先生是德国胡桃木高尔夫协会队长、高尔夫计分卡收藏家和历史学家,他的母亲1916年8月11日出生于北京,快50岁的时候爱上了高尔夫。为了纪念母亲,迈斯特多年来对中国的高尔夫历史作了比较系统的研究。迈斯特以外文资料为基础,探讨了高尔夫运动在1950年之前的近80年间,在中国高尔夫的发展历史,并将英文初稿发送给我。笔者对迈斯特的初稿作了审核,并在此基础上,通过中文和英文历史资料,作了进一步的分析和研究,研究结果将以我们两人的共同名义分期发表。

  有关高尔夫运动的起源,一些学者认为,中国的捶丸是高尔夫运动的鼻祖,苏格兰的现代高尔夫运动源自中国的捶丸。捶丸的著述很多,20世纪以来一些中外学者也发表了相关的研究和论文。起源于宋朝的捶丸,迄今已经有一千多年。这一宫廷游戏在球具和规则等方面,和现代高尔夫球十分相似。但是,作为一种使用棍棒击球的游戏,捶丸和历史上其他棍棒击球游戏一样,只能说是和现代高尔夫有相似之处。目前尚无足够的证据证明,捶丸和我们今天依然在积极参与的现代高尔夫运动,有任何直接的联系。因此,我们的研究不准备涉及或讨论捶丸,而是集中论述从19世纪末期到20世纪中期,源自苏格兰的现代高尔夫运动,在中国的发展历史。

  迈斯特和我希望能够以我们粗浅的研究,抛砖引玉,引起同样对中国高尔夫发展历史感兴趣的学者和球友的兴趣,和我们共享他们所掌握的历史素材,回顾、重述和弘扬现代高尔夫运动在中国的历史发展和文化。--编者

  据肖志华、施裕文在《湖北文史》第七十五辑上刊文介绍, 1895年,英国人发起建设汉口西商跑马场,由于参加建设者包括法、德、俄、美、日等国租界,因此又称为六国洋商跑马场(现解放公园)。跑马场位于汉口东北郊,原为800多亩水荒地,1902年经港英政府登记,跑马场于1905年正式对外营业,成为武汉最早的赛马场。1926年,国民革命军北伐抵达武汉,收回英租界,西商跑马场一度冷落,至1928年又重新恢复。1941年底珍珠港事变后,西商跑马场被日本人接管,后来成为日军军事物资储藏地和高射炮阵地。抗战胜利后,英国人回到汉口,但跑马场再没恢复。

  西商跑马场开始营业之后,场内建设了一座小9洞球场。场外的18洞球场建设大约在1920年代初建成。1925年出版的第二版《远东港口》(Seaports of the Far East)一书有关汉口的一章,提到汉口跑马场和俱乐部,文中写道:“跑马场长一英里多,内有煤渣和沙地训练场地;跑马场同时有一座18洞高尔夫球场、网球场、草坪、棒球、马球、板球、足球、曲棍球和篮球场地”。

1925年《远东港口》1925年《远东港口》

  2015年罗伯特-尼尔德(Robert Nield)出版了《中国的外国领地:1840-1943年中国条约口岸时代的外国人》(China’s Foreign Places:The Foreign Presence in China in the Treaty Port Era, 1840-1943)一书,其中有关“汉口”的章节,引用1931年6月11日出版的《德臣西报》(The China Mail)说:“汉口跑马和娱乐场1905年对外开放,立即取得成功。除跑马道(内道为煤渣,外道为草坪)外,到1920年代初又增添了两座高尔夫球场,一个保龄球场和一座土鸽型土靶射击场…. 汉口成为高尔夫球手的福地,除跑马场的两个球场外,火车站西边的汉口高尔夫俱乐部成立于1878年,会员已经达到100人”。

  1925年3月28日《北华捷报》第525页刊登了一封汉口匿名读者的来信,题目为“德国人和汉口俱乐部”,作者就战后在汉口的德国人尚未交付汉口跑马场俱乐部的欠费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来信指出,汉口跑马场总共占地几千亩,“但赛马活动只是跑马场的一小部分体育娱乐活动。跑马场同时提供了高尔夫(两个场地)、骑马、马球、足球、板球、曲棍球、网球、棒球和类似体育活动”。

  20世纪20到30年代,汉口和上海高尔夫俱乐部之间经常安排会籍间的比赛,《北华捷报》多有报道。1923年9月29日《北华捷报》第927页,刊登了9月26日来自汉口的一条消息:“汉口高尔夫俱乐部今天以27比15,打败了上海高尔夫俱乐部”。1924年5月17日《北华捷报》第262页,刊登了一条新闻,上海高尔夫俱乐部宣布,首届中国高尔夫公开赛将在上海举办,初步日期定在10月19日或26日。公开赛为年度活动,采取72洞锦标赛赛制,一位上海会员将捐赠奖杯。17家中国、南亚和日本的高尔夫俱乐部受到邀请选派球队参赛,汉口高尔夫俱乐部是应邀参赛的俱乐部之一。1925年10月2日的报道说,上海高尔夫俱乐部球队在汉口以16杆的绝对优势,打败汉口海关球队,比分为29:13。

  2011年第51卷《皇家亚洲协会香港分会会刊》(Journal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 Hong Kong Branch),刊登了金姆-索科尔德(Kim Salkeld)的一篇文章,题目是:“目睹革命:中尉外科医生博川姆-比克福德1910-1912年派驻中国”(Witness to the Revolution: Surgeon Lieutenant Bertram Bickford on the China Station 1910-12 )。文章说,比克福德留存有一张汉口跑马场的照片,他回忆说,“在汉口有各种各样的体育娱乐活动。骑马的费用很低,是一种超值的享受。圆形跑马场中间有一个非常好的游乐俱乐部,可以常年打高尔夫。球场为短9洞,维护的很好,海军士官打球的话不需要入会”。

  1993年3月25日,查尔斯-斯图亚特-肯尼迪(Charles Stuart Kennedy)参加了美国外交研究和培训协会外交事务口述历史项目(The Association for Diplomatic Studies and Training Foreign Affairs Oral History Project),对美国驻外使节理查德-P. 巴特利克(Richard P. Butrick)作了采访。巴特利克1926-1932年是美国驻汉口领事馆官员,据他在采访中说:“汉口有一个非常好的俱乐部,是我在世界上去过的最不寻常的乡村俱乐部,俱乐部有跑马场,场内有一个九洞高尔夫球场,场外有一个18洞高尔夫球场,有12-15个草坪网球场,一个室内游泳池,冬天用作舞厅”。

  《新加波自由报和商业广告》(Singapore Free Press & Mercantile Advertiser)1934年12月9日刊登了一条有关汉口高尔夫俱乐部的比赛消息:“汉口高尔夫锦标赛在跑马场球场举办的复赛中,W.J. 阿伦(Allan)以一杆的优势夺得冠军,打败了J.S. 迈克依克兰(McEachran)。迈克依克兰在上午比赛落后九杆的情况下,下午步步紧追,但最终以159杆惜败阿伦158杆”。

  30年代初期,武汉像上海一样,出现了一些小高尔夫球场,主要供妇女和儿童做推杆活动或比赛。下图为两张1932-1934年间,英国HMS贝瑞克舰艇到汉口访问时,船员拍摄的汉口小高尔夫球场的照片。下面的一张中,两位穿旗袍的时髦女士在推杆击球。

1932-1934年汉口小高尔夫球场1932-1934年汉口小高尔夫球场

  1936年,汉口高尔夫俱乐部的会员减少到85人,当时的荣誉秘书长是H.布朗娄(Brownlow),球场维护师为G.霍尔(Hall),周日允许球童打球。

  1938,随着日本侵略者占领武汉,汉口的高尔夫球场被迫关闭。据媒体报道,日本投降之后,被誉为“东方皮茨堡”的武汉依然是“一片废墟”。1946年8月7日新加波《海峡时报》(The Straits Times)报道:“扬子江边汉口的巨大港口依然废弃,到处是瓦砾,像一座鬼城。城里唯一的一座高尔夫球场杂草丛生,无人管理。中国著名的汉口跑马场成了一片废墟,被盟国用作日本人拘留所”。

  作为中国最早成立的球场和俱乐部,汉口高尔夫俱乐部留存在世相当数量的比赛奖杯和奖品,包括高尔夫奖杯和台球奖杯,不少曾经出现在英美拍卖市场上,印证了俱乐部半个多世纪的历史。

  英国格拉斯哥市大西部拍卖行(Great Western Auctions)曾经在2012年拍卖了一个1908年的汉口高尔夫俱乐部组织的台球赛银质奖杯,奖杯上刻有“1908年A. 克罗兹比(Crosbie)赢得汉口高尔夫俱乐部台球挑战赛第二名”。奖杯上刻有花卉,由三个竹节支柱座落在底座上。

1908年汉口高尔夫俱乐部台球奖杯1908年汉口高尔夫俱乐部台球奖杯

  美国亿贝网(ebay)曾经拍卖过一只1910年汉口高尔夫俱乐部的奖杯,为俱乐部当年春节锦标赛的冠军奖杯,杯面上雕有一只栩栩如生的蛟龙,并刻有“汉口高尔夫俱乐部1910年春节杯头奖得主华特-克罗兹比(Wat. Crosbie)”字样。该纯银奖杯由著名的上海德昌(Tuck Chang)银楼打造,杯内为金饰,高7.3英寸,宽3.25英寸,重10.6盎司,奖杯由三条银竹节连接在拱形底座上。1875-1925年间,德昌银楼是上海的主要银器出口商。

1910年汉口高尔夫俱乐部春节杯1910年汉口高尔夫俱乐部春节杯 1910年汉口高尔夫俱乐部春节杯文字1910年汉口高尔夫俱乐部春节杯文字

  大西部拍卖行2012年3月拍卖了三只汉口高尔夫俱乐部银质奖杯,左边两张得奖者同样是华特-克罗兹比,右边得奖者为A-克罗兹比。这几个奖杯的年代应该是1910年前后。

1910年前后汉口高尔夫俱乐部奖杯1910年前后汉口高尔夫俱乐部奖杯

  上期提到,1913年11月29日的《北华捷报》第665页,刊登了来自汉口高尔夫俱乐部的下述报道:“经过统计上海挑战杯、差点赛和比杆赛的记分卡,副队长W. H. 科塞恩(Corsane)宣布,他赢得了冠军,净杆为36+36,加上差点8,总杆80;亚军为D. 埃克曼(Aikman),总杆81。由于科塞恩是第三次赢得奖杯,得以永久拥有该奖杯。这一漂亮的奖杯高20英寸,由上海高尔夫俱乐部于1897年赠送给汉口高尔夫俱乐部,从此成为年度赛事奖杯”。

上海挑战杯(杰拉德-科塞恩提供)上海挑战杯(杰拉德-科塞恩提供)

  这只奖杯由上海知名银器经销商联合(Luen Wo)公司定制,公司为广州的银器商在上海开办的银号,奖杯凸显广派银制品的设计理念和突雕工艺。上海高尔夫俱乐部在选择赠送给汉口高尔夫俱乐部的奖杯时,决定选用以中国龙为双柄的银壶,带有顶盖,银壶座落在第三条龙之上。这只挑战杯堪称是一个少有的中西结合银制艺术品。奖杯上部中间刻有:“挑战杯,由上海高尔夫俱乐部赠给汉口高尔夫俱乐部,1897”字样。

  据科塞恩的孙子杰拉德-科塞恩(Gerard Corsane)介绍,他的祖父沃特-休斯-科塞恩(Walter Hughes Corsane,1871-1950)是一位蒸汽轮船工程师,1902年在中国商业蒸汽轮船航运公司(China Merchants’ Steam Navigation Co.)的安平号轮船任三副,来到汉口。1904年合伙投资创办了汉口和利冰厂(Hankow Ice Works),1911年又投资创办了汉口汽水厂(Hankow Aerated Water Co.)。科塞恩出生在圣安德鲁斯,是一位业余高尔夫球手。1907年 他第一次赢得上海挑战杯冠军,1912年科塞恩成为汉口高尔夫俱乐部队长,并第二次赢得冠军,1913年他作为俱乐部副队长第三次得冠,因此得以永久保存上海挑战杯。汉口高尔夫俱乐部的上海挑战杯比赛从1898年开始到1913年,共举办了24次。

沃特-休斯-科塞恩(杰拉德-科塞恩提供)沃特-休斯-科塞恩(杰拉德-科塞恩提供)

  2015年9月,英国迈克提尔(McTear’s) 拍卖行拍卖了一只汉口高尔夫俱乐部1914年台球赛的银质奖杯,得奖者为第二名D. 梅特兰德(Maitland)。奖杯高14厘米,重115.6克。

1914年汉口高尔夫俱乐部台球赛奖杯1914年汉口高尔夫俱乐部台球赛奖杯

  英国雅可比和翰特(Jacobs & Hunt)拍卖行曾经拍卖了五枚汉口高尔夫俱乐部的18k金奖牌,正反面刻有汉口高尔夫俱乐部(Hankow Golf Club)字样,正面是城墙、楼阁和宝塔图案,图案上方是两只交叉的高尔夫球杆,背面是中文“福”字。五只奖牌总重50.5克。

汉口高尔夫俱乐部金牌汉口高尔夫俱乐部金牌

  英国的另一家拍卖行多米尼克-温特(Dominic Winter)公司,在2012年的拍品中,有一只汉口高尔夫俱乐部1920年台球差点赛冠军奖杯,杯上刻有:“汉口高尔夫俱乐部1920年台球差点赛冠军J.W.E. 雷德福德(Radford)”。奖杯由三只台球杆和台球连接在黑檀底座上。

1920年汉口高尔夫俱乐部台球奖杯1920年汉口高尔夫俱乐部台球奖杯

  通过以上三篇文章的翔实历史资料分析,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中国最早的高尔夫球场于1870年始于汉口,中国最早的高尔夫俱乐部是汉口高尔夫俱乐部,正式注册建于1878年,比香港高尔夫俱乐部(1889)早11年,比上海高尔夫俱乐部(1894)早16年。早期高尔夫运动在中国的发起和传播,得益于苏格兰的水手、工程师、军人、商人等业余高尔夫球手,他们将这一皇家古老高尔夫运动介绍到中国的开放港口。随着19世纪大英帝国在全球的扩张,高尔夫运动首先传播到印度,加尔各答和孟买分别在1829年和1842年,成立了高尔夫俱乐部。如果加上1878年的汉口高尔夫俱乐部,高尔夫运动在亚洲的传播甚至早于北美。来自苏格兰卡奴斯蒂的高尔夫“老兵”、零差点业余球手詹姆斯-菲利尔,是汉口高尔夫俱乐部和上海高尔夫俱乐部成立和发展的灵魂人物,是现代高尔夫这一皇家古老运动在中国传播的民间大使。(未完待续)

上一篇:达斯汀创纪录赢大师赛 这个因素大多数人都忽视了    下一篇:保险经纪人的优势与责任    

Powered by 权威彩票网站排行榜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